您现在的位置:政协嵊泗县委员会 >> 专委会工作

嵊泗县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调研报告

作者: 来源: 录入者:县政协办公室 编辑审核: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5日 点击数:

一、我县养老服务业发展现状

我县人口老龄化形势较为严峻,截止今年10月底,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共21898人,占全县总人口的28.94%,高于全省及舟山市老龄化人口比例。

从年龄结构看,70周岁以上老年人8468人,80周岁以上老年人2843人,90周岁以上老年人268人。

从退休收入看,行政事业单位退休老人1591人,平均6294/月,企业退休老人3786人,平均2646/月,自由职业者退休老人(包括参加征地养老保险老人)4165人,平均2521/月,参加渔农村养老保险的老人12356人,平均336/月。

目前我县养老模式主要有以下两种:

一是居家养老。全县现有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27家,包括挂靠养老机构6家,建筑面积5600平方米,配备老年食堂13家覆盖20个社区,持证护理员10人。我县居家养老主要开展助餐服务,且有助餐服务需求的多数为半失能老人和独居老人。目前实际开展配送餐服务的是11家老年食堂,服务139位有用餐需求的老人(最高峰就餐人数171人、最低峰119人),此外,老年人中享受居家养老政府购买服务补贴的300人左右,平均补贴每人每月300元,占全部老年人的1.5%

二是机构养老。目前全县共有11家公办养老机构637张床位,建筑面积19110平方米。其中,泗礁本岛2家福利院256张床位,其余乡镇敬老院或托老所9381张床位。从入住率看,除县中心福利院206张床位外,其余10431张床位仅入住176人,入住率41%。目前,养老机构共有护理员19人,每月收费400元至800元不等,基本解决“四类困难老年人群”的基本养老问题。

二、我县养老服务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经过多年努力,我县养老服务业从无到有,已初具规模,特别是“四类困难老年人群”的基本养老问题得到解决。但公办养老机构的服务对象受政策限制,且随着全县老龄化的日益加快,现有的服务模式已无法满足养老市场的个性化、差异化需求。

(一)居家养老方面

一是养老投入大,服务总需求量小。从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县21家居家养老照料中心(不包括挂靠养老院6家),投入建设资金 1120万元。老年食堂13家,目前11家开展助餐服务,每年县乡两级运行经费55万元。相对于较大的财政投入,其受益助餐人群却很少,目前只有139人;且呈现下降趋势,较于一开始的171人,已经减少了32人。这说明目前从老人的心理需求而言,除非独居无人照料或已处于失能、半失能状态外,其需求尚不明显。这个需求的反映从某种程度上与其勤俭节约的美德以及近邻照应的习俗有关联,比如多数老人认为自己在菜场买买小菜3-5元就够了,助餐费用高了,马关照料中心有食堂却没有运营,很大程度上是老人认为每餐10元的费用太高。同时东家送小鱼小虾、西家送青菜玉米也是常有的事情,老人的饭量菜量需求都不多,居家服务也没有代加工业务,因此老人会觉得不太划算而不参与助餐,也是情理之中。

二是助餐资源浪费,部分机构难以支撑。从调查数据显示,11家老年食堂中,除了东海社区送餐服务43位老人、洋山镇集中配送21人外,其他人员都少于20人。其中,不足10人的有5家,甚至1-2人。比如黄龙北港社区仅2人,枸杞大王社区目前2人、最少的时候才1人。这种布局造成人力、财力资源浪费,也使部分老年食堂难以持续服务。

三是服务形式单一,质量有待提升。居家养老仍是以助餐为主,服务内容单一,无法提供助洁、助浴、助医和老年人娱乐活动等服务,简单的快餐服务模式,也有悖于政府倡导的“居家养老是解决养老院亲情淡泊问题”的初衷。同时,其服务质量有待提升,有的老人抱怨米饭太硬、菜不合口味,工作人员却抱怨菜难烧、老人难服侍,这说明尚未形成适应老人口味的餐饮服务。

(二)公办养老机构方面

一是受政策及思维限制,养老资源闲置浪费。现有的公办养老机构受政策限制,属于政府兜底保障“四类困难人员”。因此,这些养老机构不接收“四类人员”以外的老人。同时受此政策以及思维的局限,一般不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养老市场。这使得养老机构出现床位闲置浪费现象,利用率很低。目前除了县社会福利院入住率80%以上、黄龙峙岙养老服务中心入住满员外,其他乡镇敬老院、托老所多数入住率都达不到一半,有些只有20%,甚至只有几个人。比如花鸟社区托老所8人、五龙朝阳社区养老服务中心6人,枸杞敬老院3人,洋山敬老院没有人。同时这也让有一定经济能力想进养老机构的人群没有可以选择的平台。比如被调查的事业单位退休老人中,90%以上因老伴去世或失去自理能力,不愿意与子女同住,希望能入住条件较好的养老院;有的已有意向入住外地养老院,还有的为入住县中心福利院(青沙)已等了三年之久。

二是受传统观念影响,不愿入住。多数老年人受养儿防老传统养老观念的影响,选择居家养老而不愿入住敬老院等养老机构部分子女也有老人住敬老院没有面子等想法。另外,由于渔农村老年人收入比较少,部分老人也无力承担入住敬老院的费用,例如黄龙峙岙养老服务中心入住的41个老人,除3人自己承担费用外,其余都是和子女共同承担。

三是服务水平有待提升。从调查数据显示,目前8家公办养老机构(不包括县中心福利院、洋山敬老院、枸杞乡敬老院)只有护理员19人。其工资普遍较低,除了嵊山敬老院每月4000元、县社会福利院每月3400元、五龙朝阳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每月3200元外,其他均只有2000左右。这也导致了服务人员文化水平低、护理技能低、人员不稳定,影响了整体服务水平的提高。

三、推动养老服务业健康发展的相关建议

针对我县老龄化趋势以及各阶层的多元化需求,如何建立多元化的新型养老体系,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统筹规划,构建养老服务新模式

一是规划先行,盘活存量。建议按照全省《关于深化养老服务综合改革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实施意见》文件精神,将发展养老服务业纳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专项规划,立足各乡镇老年人结构、多层面需求以及经济承受能力,通过做好精准定位、打破区域局限、投入财政资金、引入社会资本,充分盘活与整合全县27家居家养老和11家公办养老机构的资源,形成适应我县老年群体需求的养老服务布局。比如,县级养老院以及菜园、五龙区域,可整合资源、统筹布局泗礁本岛区域的高中低多档的养老机构。嵊山、枸杞、花鸟可整合公办养老机构,引入社会资本,打造中高端养老机构,或者基于其优质的环境和民宿资源,以民宿为载体打造候鸟式高端养老模式。洋山基本上无困难人群,且与上海临近,现有养老院可引入社会资本和上海医疗机构,打造中高端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黄龙困难人群较多,养老院以保障“四类困难人群”为主,其他收入较高人群可选择县级养老院或其他养老机构。

二是突破政策,扶持民营。建议大力扶持民营资本进入我县养老市场,提供诸多优惠政策。在土地使用方面,做好养老机构用地的预留、储备,保障中高端养老机构建设用地,新建项目土地出让金适当优惠,同时要加强建设用地的监管,严禁改变用途。在建设经费、运行补助和税收上制定优惠政策,在水电价格上与居民价格同等。从而通过社会力量开发式和公办式养老“双轮驱动”,搭建政府与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互惠互利的平台。

三是近邻互助,银龄互助。建议鼓励社区开展近邻互助服务,组织有意愿从事近邻养老服务的家庭妇女团队,为老人提供近邻集中就餐、钟点服务,并为老人提供活动、聊天场地等,特别是提供近邻集中就餐,可就近解决人数需求较少区域的老人就餐问题。近邻服务的好处是服务人员了解老人的性格、爱好,继而容易掌握其需求,有助于消除老人精神上的弧独感,且更经济便利。同时,建议结合近邻互助,加强银邻互助,即60岁左右老人力所能及的服务7080岁高龄老人,他到了7080岁,同样受到60岁左右老人的服务,并予以一定补助或奖励,从而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服务模式。

(二)强化协同,形成养老服务新合力

一是统筹推进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民政部门负责牵头统筹“公建民营”相关工作,邀请专业机构参与我县养老机构经营,逐步形成少数困难老人由政府兜底保障、多数老年群体由民办养老机构或“公建民营”养老机构提供养老服务的新格局。同时,加强监督管理,明晰权责关系,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养老用途不改变、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并提前采取措施遏制民办养老机构因暂停或终止服务导致的老年人安置风险。

二是积极培育养老服务人才队伍。人力社保、教育部门要重视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采取多种渠道培育专业人才从事养老服务事业,提升我县养老服务水平。要鼓励县职教中心开设老年服务管理、护理康复、营养调配、心理咨询等养老服务专业技能课程,并通过相应的资格考试持证上岗,针对性培养一批护理人员,从源头上解决服务人员短缺问题。要建立社会工作者引进机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设置社会工作专业技术岗位,开发养老机构社工岗位。要提高养老护理人员待遇,建立养老护理人员薪酬递增机制,增加岗位吸引力。

三是尝试探索医养结合运行模式。我县两家县级医院和各乡镇、社区卫生院,最擅长的是老年病医疗,特别是中医院对老年康复这块工作很有成效。建议卫计、民政部门与相关乡镇共同探索医养结合运行模式,让老年人足不出户享受优质的医疗服务,为残疾、失能、失智、半失能老人提供人性化的医疗服务。同时,建议社保部门充分借鉴上海等地的护理保险机制,积极探索医养结合的医疗费、长期护理费的支付新模式,将残疾、失能、失智、半失能等需长期护理的老人医药费、护理费,纳入护理保险基金支付范围,不同的护理方式对应不同的支付方式,并实行控费管理。

四是不断加强相关保障工作。财税、国土、住建部门要探索公办养老机构、公建民营养老机构、医养结合中高端养老机构在建设经费、床位资助、运行补贴、医保定点等方面的政策以及相关法律规定的税收优惠政策。同时,通过土地、税收、融资、补贴等方面的优惠政策,鼓励开发养老地产项目,吸引县外有经济实力的集团和机构在我县环境优美的地方和岛屿,开发建设集居住和养老于一体的优质养老住宅。此外,金融部门要鼓励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尝试设立由政府统筹协调、金融和产业资本共同筹建的健康产业投资基金,为养老服务业提供金融信贷支持。

(三)营造氛围,倡导养老服务新风尚

一是充分发挥公益队伍作用。由持证上岗的护理员组建居家养助服务队,并充分发挥青年义工等志愿者服务团队作用,与社区养老义工队、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共同定期上门开展针对高龄、特困、优抚、重残等老人的生活照顾、家政服务、康复保健、精神慰藉等方面的公益性照料服务。

二是充分发挥政府购买项目作用。利用政府购买的一些服务项目,如文化礼堂活动、老年合唱团、各种协会等组织活动,开展社会工作进入居家服务工作,定期入户探访(比如每月一次),定期开展各种文化娱乐活动,为机构养老院和居家养老送各类趣味活动,丰富和发展老年人的生活兴趣,激发老年人积极的情绪。

三是推行“邻里照料”助养。提倡邻里关爱、邻里互助的良好社会风尚。社区工作者可根据老人的实际情况,制定专项服务方案,组织闲居妇女团队,向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有偿服务,比如为老人洗衣、做饭、巡诊、代购陪诊、精神陪伴等,并定期对服务质量进行监督评估。

 (县政协社会法制民族宗教与港澳台侨外事委员会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

    县政协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