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政协嵊泗县委员会 >> 专委会工作

关于外来媳妇“离家”所引发的社会问题调研报告

作者: 来源: 录入者:县政协办公室 编辑审核: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5日 点击数:

县政协九届二次会议召开期间,当有教育界政协委员谈及外来媳妇“离家”后导致子女身心健康成长等社会问题时,“外来媳妇”一时成为众政协委员关注的热点。为此,县政协教文卫体与文史资料委会同县妇联、县教育局、县民政局、县统计局等单位组成调研组,深入各乡镇、社区,通过座谈交流、个别走访等形式与各乡镇社区村妇联干部、外来媳妇家庭进行面对面交流,就外来媳妇“离家”后所引发的社会问题进行专题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县外来媳妇群体的基本情况

(一)调查对象的选择。本次调查的对象设定为2000年至2017年期间嫁到嵊泗籍渔农村家庭,且文化程度在大专以下的非本省户籍的妇女。

(二)结(离)婚情况。根据县民政婚姻登记系统提供的数据和各乡镇社区村妇联干部掌握的实际情况,2000年至2017年期间,全县外来媳妇家庭结婚886对,其中结婚登记882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4对;全县外来媳妇家庭离婚161对,其中办理离婚手续148对,未办理离婚手续有13对。

(三)总体分析判断。通过数据分析发现,外来媳妇群体结婚数在2007年以前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低潮期,2007年该群体结婚数陡升,达到最高峰,且持续十年,直到2017年结婚数再次陡降;而外来媳妇群体离婚数在2007年以前只呈零星分布,自2007年开始该群体离婚数逐年增加,特别是2017年度外来媳妇群体离婚数量达到36对,为18年来的最高值,但总的来看,外来媳妇的离婚率还是低于全县平均值。

二、外来媳妇“离家”所引发的社会问题及原因分析

(一)社会问题

虽然外来媳妇群体结(离)婚数量在全县婚姻登记受理总量中仅占到一小部分,但外来媳妇群体离婚的苗头性问题以及外来媳妇“离家”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亟需高度关注。

1. 影响子女教育,孩子心理健康问题凸显。由于外来媳妇群体固有的特殊性,“离家必离嵊”现象普遍存在。该群体家庭的子女不仅缺失母爱,也可能因为父亲常年捕鱼或打工在外而缺失父爱,成为隔代抚养的特殊“留守儿童”。经调查了解,全县每所学校几乎都有这类在读学生,他们不记得母亲的长相或者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这些外来媳妇“离家”家庭子女教育令人担忧,不仅家庭生活可能长期潜移默化地消化着家庭成员的情绪“负能量”,学校教育也常常遭遇家校沟通困难,诸如家长会无人到场或者沟通孩子教育问题出现“三不管”的尴尬局面。以上情况都势必导致外来媳妇“离家”家庭的子女亲子关系边缘化,成长幸福感缺失,自信心、归属感和人际交往能力不足,从而凸显厌学、叛逆、焦虑、人际交往障碍甚至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

2. 影响家庭幸福,男方重组家庭难度加大。近年来,“外来媳妇离家离嵊、抛夫弃子,海岛男人自暴自弃、放纵自我”的案例常有所闻。调研中我们也了解到这样一个案例:某一在读学生陈某父亲,自妻子“离家”后,常年沉迷于“夜生活”,热衷于找各种“女朋友”,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的日子,不仅丧失了作为父亲应有的担当,更丧失了作为男人的形象与能力,使孩子出现厌学、社会交往障碍等心理问题。早年由于全国个人身份信息不联网的缘故,有些外来媳妇结婚时隐瞒或伪造个人身份信息,一旦外来媳妇跑路构成事实离婚,婚姻中的男方却因为离婚信息核实错误而无法顺利办理离婚手续,直接影响男方再婚的法律许可,从而产生一系列社会负面影响。

3. 影响婚姻基础,社会和谐面临新的挑战。外来媳妇娘家人支持相对缺失,加上本地人对外来媳妇身份认同度不高,一旦家庭支持功能弱化,极易受到外来媳妇群相互之间行为的影响。同时,外来媳妇兼有“外来者”与“媳妇”双重身份,她们离开了家乡,失去了原有的社会支持体系,所以婚后丈夫与家庭成了她们的主要依靠,加上她们自身寻求支持的能力较低,而目前社会保障制度又不完善,使外来媳妇“离家”后往往陷入不幸的境地,极易对社会产生消极与仇视的心理,成为社会和谐稳定的隐患。

(二)原因分析

造成外来媳妇家庭婚姻问题主要在于经济基础薄弱、感情基础脆弱、归属感缺失和社交圈子影响等四个方面原因。

1. 经济基础薄弱。一方面,多数与外来媳妇成婚的嵊泗男方家庭普遍经济基础较差,丈夫从事与渔业捕捞相关的行业居多,以雇工为主,经济收入不高,且文化较低,劳动技能单一,抗经济风险的能力相对薄弱,生育子女后普遍存在较重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外来媳妇家乡经济社会发展,其家庭生活也不比早年贫穷,像嵊泗这样海岛县已不再是外来媳妇最好的选择。为此,一旦家庭发生矛盾,极易产生婚姻基础的动摇。

2. 感情基础脆弱。主要表现在:①有些是夫妻双方彼此不信任,导致婚姻岌岌可危;②有些婚前怀着“好则留,坏则走”扭曲的婚姻观,一开始就没有准备长久生活的意愿;③有些婚姻还潜伏着婚后捞取个人经济利益,携款跑路的心理准备,有买卖交易之嫌,尽管这种现象出现在极个别婚姻家庭中,可产生的负面影响至今尚存;④有些是因地域及风俗习惯的不同,个性的差异,渔民与农民的劳动作业方式不同等因素,导致家庭及夫妻之间因琐事而引发的矛盾不能及时有效化解;⑤有些是因丈夫长期在外打工,自己抵挡不住外界社会精神、物质方面诱惑,从而造成家庭支离破碎。

3. 归属感缺失。譬如按照嵊泗人的地方习俗,爷爷奶奶老一辈有帮忙照顾子孙的传统,但是有些外来媳妇的婆婆们不太愿意帮忙照顾她们的孙子孙女,或者承担部分家务,自己和丈夫外出工作,无暇顾及家庭,而老家父母又照顾不到,造成心理失衡;又譬如有些外来媳妇成员家庭虽然经济基础较好,但是婆婆又不愿意把家庭财政大权放手给媳妇,对外来媳妇抱有不放心心理。很多外来媳妇都反映社会对她们抱有偏见,同样的错误,较之与本地人相比,外地媳妇犯错往往被扩大化。由于家庭社会对外来媳妇缺乏支持信任,存在偏见,使她们滋生对现实家庭社会的不满或不信任,归属感缺失。

4. 社交圈子影响。外来媳妇往往在嵊泗举目无亲,易抱团。如果有姐妹好友同嫁来嵊泗的,情感上或许更有寄托,家事上遇到困难或者摩擦更能有交流倾诉的渠道。但如果有相熟的姐妹好友发生离婚或者离家出走(事实离婚)等情况时,对其他外来媳妇群体的婚姻生活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这种情况,对户籍同源地外来媳妇群体负面影响更大。

三、解决外来媳妇“离家”所引发的社会问题的对策与建议

(一)强化政府管理职能,对外来媳妇“离家”家庭实施“精准扶贫”。一是针对外来媳妇“离家”的困难家庭,县精准扶贫工作机构应当给予精准关怀,在就业上给予指导,在物质生活方面给予适当援助,对有创业意愿的帮助风险评估并提供金融政策上的扶持,让此类家庭尽快摆脱贫困。同时,应积极动员各方力量,完善社会保障机制,使外来媳妇家庭在遇到“失业”、“疾病”、“意外事故”等突发事件时,能及时得到政府及社会组织的经济物质帮助。二是针对“离家”外来媳妇涉嫌婚前隐瞒或伪造身份的情况,婚姻管理部门应切实规范外来媳妇婚介行为,严把结婚信息审查关。对已认定隐瞒或伪造身份的事实,相关司法部门应根据相关法律程序提供法律援助,切实保障外来媳妇“离家”后男方再婚的合法性。三是针对“离家”后陷入不幸境地的外来媳妇,相关乡镇和部门应开通法律援助等绿色通道,及时化解矛盾纠纷,依法维护合法权益,同时通过社会组织对其进行道德、法律教育,开展心理干预,帮助她们尽快走出困境。

(二)构建社会支持体系,做好外来媳妇融入社会工作。一是做好外来媳妇群体的权益维护与保障工作。乡镇及相关部门在政策法规落实过程中充分考虑外来媳妇这一弱势群体的困境,在积极引导她们“入户”的同时,按规定保证她们享受当地户籍居民同等权利。妇联组织积极发挥牵线搭桥的作用,通过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等模式实施外来媳妇“落地生根”关爱服务项目,保障包括户籍不在本县的外来媳妇群体可以同等享受如“两癌免费筛选”等待遇。有条件的乡镇和社区村应将外来媳妇先进代表纳入地方妇代会代表等推选范畴,加大对外来媳妇先进事宣传,在“最美(文明)家庭”系列评选中,通过确定标准、树好典型来引领群体,营造共同相处的和谐氛围,真正让广大外来媳妇群体感受社会的认同、家的温暖。二是加强对外来媳妇群体在素质提升和创就业指导方面的服务与支持。针对外来媳妇大多为家庭妇女、就业机会少等情况,建议劳动部门联合妇联等部门多为外来媳妇提供“菜单式”的就业培训,重点关注45周岁以下、家庭生活困难、有就业愿望和劳动能力的“外来媳妇”,培训名额适当倾斜。同时定期公布就业岗位信息,有指标并针对性地做好外来媳妇创就业服务指导工作。三是发挥基层组织在外来媳妇群体融入社会的作用。针对外来媳妇大多学历低、融入难的情况,建议社区村发挥社区家长学校作用,在线上线下为外来媳妇搭建交流互动平台,定期开展外来媳妇融入社会活动,深入了解本地风俗文化,探讨交流诸如“如何融入新家庭”、“婆媳相处之道”、“隔代教育”等问题。同时,针对外来媳妇家庭出现的婚姻摇摆、社会支持弱化等问题,社区村应发挥属地优势,完善矛盾调解机制,并发挥好“老娘舅”、“老舅妈”等社会调解组织的作用,及时调解家庭矛盾,筑牢外来媳妇婚姻基础。

(三)完善教育关爱机制,确保“离家”外来媳妇子女健康成长。一是教育部门发挥学校教育的优势,利用学校的“成长导师”资源对这类特殊“留守”子女实施“一对一”成长辅导,切实做到多家访多接触多交流多关爱;做好调查建档,掌握这类学生的心理趋向、行为动向,并时时跟进;加强中小学衔接教育,实现可持续性“成长辅导”;切实履行学校“家长学校”职责,对这类特殊“留守”子女的父亲和隔代长辈给予有效的家庭教育指导。二是发挥妇联组织“代理妈妈”机制,抓好该群体“留守”单亲子女的关心关爱工作,有针对性给予他们充盈的精神安慰和适当的物资帮助,让“爱心代理妈妈”的关爱品牌效应发光发热。三是发挥社区“春泥计划”及“农村学校乡村少年宫”作用,对外来媳妇“离家”子女推行社会化“精神扶贫”,并利用网络教育及寒暑假举办内容丰富的免费辅导和社会实践活动,主动邀请社区内此类“留守儿童”参与夏令营等游学活动,增加孩子“走出来”的机会,提升孩子的自信心与归属感。

县政协教育文化卫生体育与文史资料委员会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曾访问过该文的用户

    县政协办公室